&……

不宠你宠谁啊

[你的豆芽]宠

来,进来吃颗糖,腻一腻再走

校园梗,ooc

写的磨叽,掉粉赖我😂


(1)

肖佳和谢锐韬的孽缘开始于新生报到的第一天,肖佳被老师分到了和谢锐韬同桌

彼此性格虽说天差地别,一个活泼些一个又更沉稳,但耐不住男孩天生自来熟,开学第一周就缠着肖佳扯东扯西

谢锐韬不禁感慨,同桌的小哥哥是真的好,都没有嫌他烦诶

肖佳也很意外,他一开始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高冷的学霸,但架不住新来的小同桌一张叽叽喳喳的嘴,很吵,吵到他几乎学不进去习

但肖佳并没有打断他

因为……对啊,因为什么呢?

肖佳低头沉默了一会,勉强为自己找到了原因,因为……因为他家小同桌太甜了嘛……

因为无论是谁,面对的男孩认真看着你讲话,漂亮的眼睛时不时弯成甜蜜的弧度,笑容里的糖分好像要溢出来了一样

无论是谁都舍不得拒绝吧


(2)

肖佳和谢锐韬的感情直线升温,其速度三年二班有目共睹

从陌生到勾肩搭背的去打篮球,从肖佳到豆芽,甚至戏谑的学上两句情书里的“肖佳哥哥”,拉长尾音还打着转儿,直把人叫酥了骨头

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呢?

肖佳一边想着,一边把剥好皮的橘子往谢锐韬嘴里送,顺便揉了揉他的毛茸茸的脑袋

“你怎么这么懒啊”

“哎~那肖佳哥哥你不喜欢我啦”

旁边的男孩趴在桌子上,眼睛上挑着,可怜巴巴的看着他,肖佳明知道他是装的,但看男孩一脸委屈,还是狠不下心拒绝,叹了口气继续给人剥橘子,边剥边骂自己活该

懒还不是你给惯的


(3)

“老师!谢锐韬他作弊,纸条就在他上衣口袋里!”

纸条从口袋里被翻出来时,别说谢锐韬,连肖佳都吃了一惊

谢锐韬这个人,平时无论怎么装乖卖萌耍贱,骨子里的嚣张和傲气从没折过一星半点,说他交白卷都比说他作弊可信

肖佳看见谢锐韬脸上的表情从诧异到冷笑,最后在监考老师让他滚出去站到放学时,谢锐韬大摇大摆的走出去,临走前还不忘眯着眼冲“举报”他的女孩竖了中指

fuckyou.

模样要多嚣张有多嚣张

……如果忽略他紧紧捂着胃的手

肖佳发现他没法继续考试了,他看不进去任何题,脑子里不断回放着谢锐韬出门时,咬牙捂着胃,满头冷汗的样子

肖佳叹了口气,心想有时候习惯也未必时什么好东西,他见惯了谢锐韬在他面前笑的嚣张,没心没肺,就再也见不得他脆弱狼狈不堪的一面

看着扎心

肖佳抬头冲监考老师咧了咧嘴角,然后一脚踢翻了桌子,发出一声巨响回荡在教室里

“什么他妈破题,老子不答了”

“老师,你让我出去陪谢锐韬站着吧”


(4)

肖佳出来时,刚好撞见谢锐韬死死的咬着下唇,捂着肚子摇摇欲坠,眼看就要站不住

肖佳紧忙扑过去,把人抱了个满怀

肖佳啧了一声,絮絮叨叨的抱怨谢锐韬小同学真会作死,昨晚又喝多少酒,胃疼成这样,都怕你死外面……

他顿了一下,又问,你怎么惹到那个女生的,能让她这么阴你?

谢锐韬不吭声,直到被肖佳看的心虚,才闷声道

“……我把她托我给你的情书,当她面撕了……”

怀里的男孩又沉默了一会,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,问“你不会生我的气吧”

他知道肖佳平时惯着他,但私自把送给人家的情书撕掉,确实有点过分……

还没等谢锐韬纠结完,就听见头顶上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,轻轻的,一下一下的安抚着他一颗不安的心

“我没生气”

顿了顿

“撕得好”


(5)

当肖佳在化学课第五次想去拿笔杆,把谢锐韬敲起来听课时,还没等敲,就发现人已经睡死过去了

肖佳的笔生生顿在男孩的脑袋上,看着男孩眼底的乌青,到底没忍心敲下去

把校服给人盖上,凑到男孩的耳边,轻轻说了一句,睡吧

…………

等谢锐韬醒过来时,已经下课了,他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,满脸都是“我是谁我在哪”的迷茫感,把旁边的肖佳逗乐了

肖佳把谢锐韬的笔记递给他,翻开,是新抄上的3大篇笔记

“因为你没听课,所以我抄笔记的有点啰嗦,回家好好看看,不会的给我打电话”

谢锐韬瞬间感动的眼泪汪汪,拽着肖佳的袖子又往人身上扑,嚷嚷着,肖佳哥哥这么好,小生要以身相许你要不要啊

肖佳顺势把他的男孩抱紧了点,在心里悄悄说了一句

好啊


(6)

“这周的数学作业呢?”

“就写成这样?你糊弄鬼呐?”

“还有你,别磨叽,快点交,能交就交不交把名写黑板上”

“哎~你就别犹豫了,没写完也交吧”

堂堂三年二班英俊帅气气度不凡的数学课代表肖佳,丝毫不怜香惜玉,坏笑着又抢过一个女孩的数学作业

肖佳转头去下一桌,翻开作业,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空白

“卧槽!一笔没动,你tm……”

肖佳刚要骂,抬头却撞上一个甜甜的笑,谢锐韬歪了歪头,又眨了眨眼,问,课代表我怎么了?

恶意卖萌……

“没怎么……你……写的很好”

肖佳嘴角抽了抽,无视谢锐韬闻言咧的更大的笑脸,面无表情的,在男孩一片空白的作业上打对号

当谢锐韬前面的女生正为作业发愁,回头却看见,数学课代表修长的手指动了动,在谢锐韬比脸还干净的作业本上写了个“优”

……求不区别待遇


(7)

学霸不仅是学霸,学霸也可以很全能,就像肖佳不仅仅是数学课代表,还是他们班劳委

劳动委员肖佳同学,在第八节课大扫除上,手里掐了份名单,一组一组的分工

“你们三,把走廊窗户擦一下”

“你们五个把走廊和班级扫一下”

“哎!劳委,我干嘛啊?”

“你……”

肖佳抬头看是谢锐韬,嘴里的话顿了顿,伸手把小孩儿拽过来,搂在怀里

“你什么也不用干,陪着我”

迷茫的众人:mmp


(8)

哎~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?

…………

怎么不说话?

肖佳扭头故作一脸凶相

老子愿意宠,你管得着么?

谢锐韬也沉默了一会,勾住肖佳的脖子,把嘴凑上去,在高中他俩相互撩骚的三年期间,做了唯一一个越了界的动作

肖佳搂住他,把男孩儿亲到软在他怀里


老子就乐意宠你

[你的豆芽]日常甜饼


灵感来源于t仔和靖哥支付宝mv里,t仔坐在购物车里被推着走,看完之后脑补出来的

文笔渣,写完了又看了一遍,ooc的不忍直视……





肖佳忍受着超市里每个人投来的注目礼,拍了拍购物车里的人“宝贝儿,你敢不敢再懒一点?”

旁边大大方方躺在购物车里的男孩翻了个白眼“谁他妈让你那么早把我从被窝里拎出来,不要,我困,劳资就要躺着!劳资要睡觉!”

“……下午1点起床很早吗?”

谢锐韬闻言噌的一下坐起来,仰起一张小脸瞪着肖佳来表达自己的愤慨“那把我折腾到凌晨1点的人是谁啊?!”

“……”

肖佳眼皮跳了跳,眼前的男孩嘟着嘴,气呼呼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好欺负,往宽大的衣领里面看,隐约还能看见暧昧的吻痕,让他不住的回想起昨天晚上男孩在床上,眼泪汪汪的拽着他的衣角撒娇求饶……

嗯,猜对了,他没答应

肖佳眯着眼挑了挑眉,威胁道“你不起,那我可走了?”

肖佳:妈的,我还治不了你了?

说完,假装转身就要走,却被男孩甜腻的声线拦住了去路

“豆芽~你不要我啦~”

委屈的拉长尾音,一声甜腻的豆芽让肖佳的心尖颤了颤,促使他转过头,果然,男孩嘟着嘴,两只小爪子向他的方向伸了过来,做了一个要抱抱的姿势

连眼睛里都是雾蒙蒙的水汽,光是看着就好像你欺负了他,平白生出一种罪恶感,又像是无人认领的小动物,整个人乖巧软萌的不得了

肖佳:妈的,我还真治不了你……

肖佳一脸认命服软的表情走了回来,眼看着刚刚还委屈的像是要哭出来的小脸,分分钟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,笑里好像藏着白砂糖,看着都牙疼

肖佳沉默:过几年你准备拍戏吧……

“豆芽,我要那个,对对对!就是那个”

“脱脂牛奶在哪啊,你推我过去嘛~”

“哎!薯片不是这个味的,那个那个!”

“就是那个果冻啊,你忘啦?我还喂你吃过的”

“哎呦喂,我不是躺着够不到嘛~帮我拿一下啦~”

“豆芽哥哥……”

谢锐韬的声线纯属是老天赏饭吃,听着软糯不说,再加上黏腻的潮汕口音,撒起娇来没人舍得拒绝,肖佳更是抵抗力为零

他的男孩指什么,肖佳拿什么往男孩怀里送,本来就瘦的不行,缩在购物车里小小的一团,这下几乎要被各种零食埋起来

两个人就这样以一种很gay很gay的方式,逛遍了超市的每一个角落,刚开始肖佳面对异样的眼光还有点别扭,但肖佳毕竟是肖佳,当发现目光越来越多,而且大部分集中在购物车里的男孩身上时,索性就大大方方的秀起了恩爱,恨不得指着谢锐韬说,看见没,可爱不?别tm多想,我的人!

结账完账,肖佳扭头刚想叫谢锐韬起来,却发现小祖宗是真困了,躺在购物车就睡着了

肖佳把男孩打横抱起来,凑到耳边说“要么现在起来,要么今天晚上就别睡了”

“嗯?”

黏黏腻腻的鼻音……

怀里的男孩费力的支开眼皮,迷茫的看了一眼肖佳,似乎努力想辨认他在说什么,最终泄气似的嘟着嘴,往他怀里蹭了蹭,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肖佳脖颈间,又睡了过去

肖佳被男孩无意识的举动撩的口干舌燥,但还是好心情的笑了笑,拎起一大袋零食,抱着谢锐韬回到车里

把男孩放在后座,盖上车里备用的毯子,调好空调温度,轻轻吻了一下男孩的额头

现在多睡会,晚上就没机会了



明天早起可别喊腰疼

[你的豆芽]王牌

依旧ooc   文笔渣且雷  求轻喷

(八)

谢锐韬看着四面八方慢慢围过来的,明处的暗处的杀手,嘲讽的笑了笑,这个圈子里有点名气的怕是都到了吧?还真是看的起他

“啧啧,这大概是我下半辈子最难忘的场面了……嗯……前提是我能活下来,过完我的下半辈子。”

肖佳听见谢锐韬的话嘴角抽了抽,从背后抱住他,轻轻的咬了咬对方薄薄的耳朵“宝贝儿,都这时候了,咱能不能说点吉利的”

谢锐韬被他撩拨的耳朵发烫,又不知道在哪摸出来一个手榴弹,朝对方扔了过去,一时间尘土飞扬,而他则趁着混乱,拉着肖佳躲到了一个集装箱后面,短暂的接了个吻

“为什么赶我走?”

“怕你有危险”

“这才是我最后的任务,是么?”

“……是”

“喜欢我么?”

“喜欢”

“爱我么?”

“……爱”

谢锐韬压低声音笑了笑,凑到肖佳的耳边“想上我么”

肖佳听见周围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皱了皱眉“宝贝儿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我们……”

“想不想?”

“……想”

话音刚落,谢锐韬就把他往后拽,他们刚刚站着的地方,墙上多出来一排弹孔冒着白气。

同时,肖佳感觉后颈一痛,晕了过去

而失去意识前,耳边回荡着男孩软糯的语气和音调

“等着,我若有命活着回去,就给你上”

谢锐韬顿了顿“我也爱你”


(九)

肖佳迷茫的睁开眼睛,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床单,头疼的不像是自己的

发生了什么来着?

他在计划前把T仔赶走,却依旧没能瞒住他,计划照常进行,然后……

肖佳猛的坐起来,把旁边的满舒克吓了一跳“醒了?还好吧?我……”

“T仔呢?”

肖佳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,他怕,怕听见满舒克说出什么自己不愿听见的

“他……抱歉……”

满舒克抿了抿嘴,不敢看肖佳

抱歉?抱歉是什么意思呢?

是不是说,以后他的身边再也没有那个吵吵闹闹的男孩了?他再也不会对自己提出的任何要求笑眯眯的说好,再也不会对他笑的那么甜,耳边再也不会出现男孩软糯的声线叫他哥……

你在骗我吧……

“T仔……”

满舒克组织了一下措辞,想告诉肖佳,谢锐韬不知从哪知道了肖佳替他完成计划的事,他没能拦住你家T仔

一抬头,却被肖佳绝望空洞的眼神吓得一激灵

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

刚想解释,却听见背后熟悉的声音

“之前赶我走的时候,怎么没看你怎么想我啊?”

肖佳猛然回头

男孩穿着同样的病号服,懒洋洋的靠在病房门口,歪着头,笑眯眯的看着肖佳,脸色虽说苍白了些,嘴角的弧度却刚刚好,柔软而不设防。

下午的阳光轻轻披在他身上。

好像什么都刚刚好。


(十)

满舒克办完两人的出院手续,收拾东西,累死累活之后看着他们俩在旁边腻味,深刻的怀疑了一下,自己交的是朋友还是祖宗?

“肖佳我就不说什么了,谢锐韬你被人砍了几刀也敢怎么早出院?”

谢锐韬被肖佳虚虚环住,脸色虽然依旧惨白着,但精神好了不少,稍微安抚了一下肖佳的担忧眼神,反驳道“在医院和在家养着有什么区别?何况在医院要做……点什么也不方便嘛~”

满舒克:告诉我你停顿的意思?!?

谢锐韬冲着满舒克面无表情的脸挑了挑眉,然后转头看向肖佳

“呐,我现在也不是组织里的人了,身无分文怎么办啊?”

“但你是我的人”肖佳揉了揉谢锐韬的头“我养你”

“我想买一个大房子,有一个小阳台,有游泳池”

“好”

“我想养点小动物,小猫小狗什么的”

“好”

“我想…………”

“好”

我想的未来可以很大可以很小,反正有你就好



写完了,感觉有点烂尾……

不管怎么说,感谢认真看过的每一个人❤

[你的豆芽]王牌

依旧ooc  文笔很渣很雷  求轻喷

微虐

希望被喜欢

(五)

从进入组织的第一天起,每人都需签订一份为期十年的合同,十年过后,还要替组织完成最后一个任务

既然是最后一个,难易程度可以想象,若是能完成,合约结束,你和组织再无关系,完不成,合约加上3年

所以这个最后的任务也被众人戏称为EXIT(出口)

“十年的合约已到,D023谢锐韬,这是你最后的任务,你……自由了”肖佳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,不敢去看面前的男孩

“自由?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完成任务?”谢锐韬嘴角的笑容可爱的一塌糊涂,俏皮的冲他眨眨眼,却在看见任务时一下顿住。

谢锐韬一开始确实没想好好完成任务,他是打定主意要留在肖佳身边的,但他如何也没想到,肖佳不肯留他

“这是我最后的任务?”

谢锐韬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肖佳,他面前号称最难的任务,连一个刚入门的杀手都能轻松完成

“……这么简单的任务还为期3天干嘛,你想我走,我今天就走”

谢锐韬垂眸不说话,手里的任务通知被他捏的皱了起来,可要是他肯抬头看一看面前的人,也许就能发现……

他们眼中是一样的绝望


(六)

谢锐韬摔门走后,满舒克从另一扇门里走出来,坏笑着冲肖佳挑了挑眉

“啧啧啧,在计划开始前把你家王牌赶走?上面可是有好几位的眼睛都盯着这计划,要是完不成,怕是……”

“我替他”

满舒克听后一脸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肖佳“疯了?他怎么说也是要比你的胜算大些”

肖佳苦笑“我承认,一开始拉他进组织确实是为计划,几年下来……早不是了,如今我哪舍得把他往火坑里推”

满舒克沉默,肖佳和谢锐韬的事他多少听说过,谢锐韬每次看向肖佳的眼神里,幸福都像是要溢出来一样,他还以为谢锐韬只是一厢情愿……

“如果我回不来,不要告诉他……替我照顾好他”

“……好”


(七)

肖佳看着面前黑洞洞的枪口,一时间不知该哭该笑

这算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?

几年没接过任务,实力确实有点退化,但还没想到身手已经烂成这样,几招就被人拿枪指着

只希望死的不要太难看,要是让T仔看见了,怕是要伤心的……

“不是说这次来的是王牌么?被传的神乎其神,呵,也不过如此”对面的男人歪着头挑了挑眉,面上满是不屑

肖佳闻言咬了咬牙,刚要反驳回去,却在看见那人身后的男孩时一下愣住,同时听见一个软糯甜腻的,熟悉的声音

“喂喂!不要乱说话,我可是很强的好不好!”

男孩穿着白色卫衣,反扣了一顶棒球帽,又因为是逆着光,身上笼罩着深深浅浅的光晕,看不太轻清表情,好像是在对肖佳笑,又像是在委屈

“他虽然没有我强吧,但是他聪明啊,别说你了,这不,连我都瞒过去了”

说着,轻松挡下男人的一击,一脚踹飞了他的枪

感觉到脖子上冰凉的触感,男人心里一惊,先不说他悄无声息的现在自己身后,自己半分察觉都没有,竟然连3招都过不了么?

“你!你才是Z组织的王牌?”

男孩笑弯了眼睛,缓缓凑到男人耳边,一字一顿的说

“错了,谢锐韬从来都不是什么Z组织的王牌,他只是肖佳手里的王牌”

TBC

[你的豆芽]王牌

新手写文  文笔很渣很雷

严重ooc   求轻喷

(一)

“既然组织花大价钱把你们买下来,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应该认清自己的命运。”

面前强壮的教官咧开一个笑,眼睛里闪着兴奋,甚至于疯狂的光

面前的500个少年脸上或惊恐或害怕,他们之中,最大不过16岁

在教官没注意的角落里,男孩躲在人群中,握紧了拳头

那又如何,我一定会活下来,见到你

Z组织第 37 次集训报告:

存活 1 人

代号 D023

原名 谢锐韬


(二)

Z组织普遍都认同的一个真理:

人不可貌相。越漂亮,越可爱的东西越是不能碰

比如那个,整天在总部明目张胆的粘着老大,对肖佳撒娇卖萌的男孩,却是9年前那场规模最大的集训里,500人中唯一活下来的人

9年前15岁还尚现青涩的谢锐韬,经过2年你死我活的集训,2年的搏斗暗杀训练,再加上5年实战,变成了如今的王牌杀手T

尽管谢锐韬有一张足够欺骗世人,看上去温暖阳光可爱的皮,但王牌毕竟也不是徒有虚名

任务完成率92%,佣金起价八位数,一年也不见得出两三次任务,这样的业绩也不是谁都有的


(三)

王牌从不听从上面下达的命令,他不是Z组织的王牌,是肖佳手里的王牌

看着乖巧可爱的男孩,连杀人都可以带着笑,却只听肖佳的话

甚至可以说,肖佳如今能坐稳总部的老大的位置,除了他自己的实力,谢锐韬功不可没

他并不介意自己被肖佳当棋子,当枪使。

因为他喜欢他。

谢锐韬喜欢肖佳。

肖佳是知道的。


(四)

但要说肖佳对谢锐韬有没有那么一点别的情感呢?

嗯……要说起来,还是好些年前的事了

那时肖佳虽然是Z组织的老大,但也是举步维艰,因为老大头顶上也是有更狠的角色

慢慢的,这些所谓的狠角色,却一个个的消失掉了

至于他们是死是活,死的是怎么死的,活的又去了哪里,可能只有谢锐韬知道

所以几年前的谢锐韬还没有现在的清闲,几乎每隔一个月都要带一身伤回来,最严重的一次,身上被砍了4刀,5个弹孔,其中几处伤足以致命,一身血淋淋的回到了总部

谁扶他都不肯,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肖佳面前,可肖佳却像是看不到谢锐韬一身深深浅浅的伤,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“T仔回来了啊,事情解决了么?”

谢锐韬没接话,愣愣的看着肖佳,足有一分钟,眼神里最后一丝光灭了个干净,也就再也撑不住,当着肖佳的面,直直的倒了下去

肖佳慢慢敛起笑意,面无表情的弯下腰,打横把人抱起来送到了医疗室,随后转身就走

看吧,不愧是Z组织的老大,绝情的很,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李医生看见肖佳的背影,分明颤的厉害

可能连肖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许是目光触及到谢锐韬身上大片大片的血迹,扎眼的很,让Z组织向来以冷漠著名的老大,也是不敢再看第二眼,心口丝丝拉拉的疼了起来。

你只是利用他,只是利用。

肖佳默念着

TBC

TT的声线很软,听起来很可爱那种,即使是正常说话,听着都像是撒娇一样

但事实上,TT并不经常撒娇,男孩子想要的就自己努力得到,撒娇算什么本事

当然,凡事都有例外

TT冲豆芽卡巴卡巴眼睛

豆芽“。。。。。。”假装没看到

再眨

豆芽“。。。。。。”努力假装没看到。。。

“哥~”这一声哥喊的软软糯糯,在四个声调上挨个打了个转,才飘到豆芽的耳朵里,豆芽打了个颤,感觉从头发丝往下都酥了

“t仔怎么了?”

“饿了,不要外卖,哥你给我做吧”

其实豆芽做的饭并不算是特别好吃,只是一个人过,除了跟哥们喝酒,在平常也总要填饱肚子

偏偏TT知道他会做饭后,没事时总要缠着他做饭,而且无论咸了淡了,好不好吃,都会给面子的全部吃光,慢慢的豆芽的厨艺也算练出来了

“想吃什么?”豆芽揉了揉TT的头

“糖醋排骨 (*^▽^*)  ”

“好”

豆芽叹了口气,这可是你自己要宠的祖宗,跪着也得宠完 ❤

新手第一次写

嗯(⊙_⊙)。。。真的是挺萌这对的  小学生文笔 

不妥删